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殷曲的博客

登高声远,不藉秋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杜甫倒装诗句“香稻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”浅论  

2010-11-15 16:06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贺镇雄

 

    杜甫七律名篇《秋兴八首》,是杜诗代表作之一,历来好评如潮。其第八首额联“香稻(一作红豆)啄余(一作残)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”(以下简称香稻句)以往散见于诗刊报章的赏析文章,多是泛泛指出为倒装句范例,未见具体评析。近读《中国韵文学刊》总18110页张海鸥先生文《摘疵指瑕  以古为鉴——评陈如江近著<古诗指瑕>》介绍其中有陈论《乱倒字句》篇云:“诗句虽可因需要而颠倒语序,但亦不可过于随意。……‘香稻啄残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。’正常的语序当为:‘鹦鹉啄残香稻粒,凤凰栖老碧梧枝。’杜甫用倒装法,未免倒得过头了,令人难解其意。又引谢榛《四溟诗话》及毛先舒《诗辩坻》说明诗有可颠倒者,如山河、云烟等;有不可颠倒者,如云霞、山川等。”

    读后,联想余对香稻句与陈论有过共鸣之经历:亦认为诗词因局囿于字句,拘牵于声律,其结构不能像散文那样表达;有特殊句法。然而香稻句非出于格律之需要,因为出句中香稻与鹦鹉,其音步均为仄;对句中碧梧与凤凰其音步均为平。若改“鹦鹉啄余香稻粒,凤凰栖老碧梧枝”,既不失律又语序正常。似此不需倒装何必倒装?

    事经三思,又心存疑惑:诗学浅近似我,尚能有见及此;岂绪密而思深,下笔如有神之诗圣老杜,反会失察?何以释疑,窃思清儒杨西鑰先生所辑《杜诗镜铨》二十卷,乃其精研二十余年,撮宋元明以来各家笺杜之说,爬罗剔抉,刮垢磨光,珠联绳贯,博采折衷而成。历推善本,誉为读杜之金针。故再细读该书第十三卷《双秋兴八首》全篇(上海文化书局总发行戊辰14),现摘录有关笺注于后:诗题下注“身居巫峡,心忆京华,为八诗大旨”;第二首首联第二句旁注“每依北斗望京华,此八诗之骨”;第八首眉批“此忆长安之渼陂也……归到自己忆旧游作结”;又该首香稻碧梧句后所注“二句言陂中物产之美”。再《杜诗镜铨》卷一所附诸家论杜其中吴齐贤云“倒句如红豆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,盖言此红豆也乃鹦鹉啄残之粒,此碧梧也乃凤凰栖老之枝。何等感慨!若曰鹦鹉啄余红豆粒,凤凰栖老碧梧枝,直而率矣”。

    综上眉批旁注与评论,深受启迪,方悟前对香稻句,过于拘泥于语序、格律上辨析,忽略杜诗“以意为主,以独造为宗,以奇拔沉雄为贵”(王世贞语)之探索。《秋兴八首》是以晋潘岳《秋兴赋》而名篇,因秋感兴而作。按,诗人自肃宗乾元二年七月弃官至大历元年秋寓夔州写此诗时,颠沛流离已达七载,年老(55岁距卒年仅隔约四载)体衰(患多种疾病),知交零落(好友如李白、郑虔、高适、房琯等先后去世),益增对国事与民瘼之忧虑和关切,对盛世与身世之缅怀和感慨。面对萧瑟摇落之秋景,思绪万千,倾注笔端,遂凝聚而成此《秋兴八首》组诗。第八首香稻句系继第一首之“故园心”以怀念旧游长安渼陂盛世景物,末联“彩笔昔曾干气象,白头吟望苦低垂”,抚今追昔,昔何其壮,今何其惫,真声泪俱尽矣!故额联置香稻与碧梧提于句首,是意境上之要求“突出重点”,是记其昔日所见香稻为宫中所供鹦鹉之余粒,所观碧梧乃凤凰所栖之老枝,其有感于长安者,极言其盛,而所感自寓于中。所谓鹦鹉啄余,尚可理喻,凤凰栖老,岂所能见?均是想象虚拟,随物赋形,用以阐明香稻与碧梧之不同寻常而已,且虚拟赋形之物——鹦鹉、凤凰,不仅紧贴主语,言外之意,似又隐寓宫庭情趣,例如唐·朱庆余《宫词》“含情欲说宫中事,鹦鹉前头不敢言”。凤凰古称为瑞鸟,有圣王出乃见。王维七律句“云里帝城双凤阙”“佩声归到凤池头”;岑参七律联“独有凤凰池上客,阳春一曲和皆难”等。

    既以香稻、碧梧为主,其语序本应为香稻——鹦鹉啄余粒,碧梧——凤凰栖老枝。若如此其音步则为仄---仄,平---平,就成为两仄音步和两平音步连用,不合格律。故需将各句第三、四字与五、六字互换位置,使主谓语颠倒,成为“啄余鹦鹉”、“栖老凤凰”,此是为合律而倒装,其句法不得不然也。例如杜诗另倒句《游何将军山林十首》之五颔联“绿垂风折笋,红绽雨肥梅”,语序亦欠顺,然体物深细,引人注意绿垂,红绽下究何所云。若曰“绿笋风垂折,红梅雨绽肥”,语虽顺则意浅而俗矣。

    由此可见,香稻句虽语反而意宽,侧重描写京城景物之美好,使人醒目,联想遐思,吻合全诗身在夔州,魂系长安之主旨。何况句中主谓结构倒装,尚不致引起误解。按常识只能理解为鹦鹉啄香稻,凤凰栖碧梧,而不会误解为香稻啄鹦鹉,碧梧栖凤凰。若易为“鹦鹉啄余香稻粒,凤凰栖老碧梧枝”,便成为叙述鹦鹉与凤凰啄稻栖梧之动作,重点迥异,意境全非。真“直而率矣”!故香稻句以意为主,既非随意乱倒,更不能误解为疏忽或矫揉。

    陈如江先生大著《古诗指瑕》余无缘拜读,不得窥其全豹,因触及个人对香稻句前后不同之体会,故坦述以供同好参考指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