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殷曲的博客

登高声远,不藉秋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娘_   

2010-05-30 19:44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新荣

    娘要来看我,我说过段时间吧,这阵子太忙。娘说,那好吧,等你闲的时候俺再来。
    这一等,便是一年。
    电话里,父亲说,三仔,你娘想你得不行,想来看看你。
    我说爹,我这边很忙,根本没有时间去接娘,再说,大城市又不是咱们小山村,娘来了出门都得有人陪着,不然会走丢的。
    爹喃喃地说,没那么严重吧?
    其时,我和小美正爱得死去活来、难解难分呢,娘来了,小美去哪?
    又是一年,娘说,三仔,娘和爹都老了,这个家怕是给你照看不了了。
    我说娘,你们都还年轻呢,还要给我抱孩子呢,到时,娘,你和爹必须来我这帮忙,要不然,我就忙死了。
    娘高兴地说,一定,我们一定来。
    接着,小美和我吹了,我一个人感觉特别的无助与孤单,本想把娘接过来住几天,可又怕我的脾气不好惹娘操心,于是,娘也就没有来成。
    再后来,我行走了好几个城市,居无定所,也就没有要娘和爹来的意思。
    忽一日,爹打来长途电话说,三仔,你娘不行了。
    我的脑子“嗡”地震了一下,接着问爹娘是怎么回事?
    爹说,老毛病了,也是该走的人了。
    我说爹,娘有病,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啊?
    爹说,你娘不让我告诉你,怕你着急、怕你挣钱时分心。
    我连夜回到了离别多年的老家。生我养我的小山村依旧那么萧索,好多乡亲们已经老了,有的甚至连我的名字也叫不上,我知道,我离家太久了。
    娘已经闭上了眼。
    爹也老了,我几乎认不出他。
    爹说,你娘走的很坦然。
    娘还让爹告诉我,要我好好挣钱,把家里的债还完,不要学爹,还了一辈子还是把债留给了我。
    我握着爹干树皮一样的手不知该说什么。
    爹点燃一支烟淡淡地说,你娘一直想来看你,却一直没有来,还记得那年,村上狗娃他娘要来Y城看狗娃,你娘和她说好一起来的,结果你不让来,你娘很失落,从那以后,你娘再也不吵嚷着要去看你了。
    我的心底猛然一痛:是我,伤害了娘。如果我当时不沉浸在与小美那份毫无预料的感情中,也就不会拒绝娘的到来,娘也不会因此遭受村人的奚落,一辈子遗憾。
    而今,我再也没有机会让娘去我那里看我了。
    回头看爹,娘走后的那份孤单与凄凉在爹的脸上一览无余,我说,爹,忙完娘的后事,咱们一起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4月17日《新消息报》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