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殷曲的博客

登高声远,不藉秋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苏轼 美学的辩证法大师  

2010-09-01 15:22:04|  分类: 文艺广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——读苏轼两首庐山诗随笔
苏轼 美学的辩证法大师 - 殷曲 - 殷曲的博客
 

  ■赵仁珪  

  题西林壁

  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
  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  初入庐山

  (三首其一)

  青山若无素,偃蹇不相亲。

  要识庐山面,他年是故人。

  宋元丰七年(1084年),苏轼结束了黄州的贬谪生活,调往离京城稍近的汝州,这在当时称为“量移”。途中,苏轼经过向往已久的庐山,写下了一系列诗篇,《题西林壁》、《初入庐山》(三首其一)两首就是其中的作品。

  对第一首诗,大家都耳熟能详,也能体会出其中某些深刻的哲理,即要想全面观察事物,认识事物,有时不能仅局限于事物的内部,而要超脱其外,从外部找一个更高的视角去观照它,这样才能更全面、更宏观地认识到它的全貌。就像想看地球如何为球,必须到太空才行一样。但我以为,仅从这一首诗,去认识苏轼思想的深刻性显然失于片面,苏轼要远比这高明。须知,苏轼能在唐代杜甫、李白之后成为又一个超一流的诗人,其重要的原因之一,就是他的思想更加深刻,更富有学者的思维特点,更富有哲理。他不但是一个杰出的诗人,而且是一个思想家。能在28字的《题西林壁》中表现出上述的见识固然很好,但从辩证的观点看,这仅仅是观察事物的一个方面,而想要看到与它相关的另一方面,就需要结合第二首诗来理解。

  第二首诗的大意是说,如果你以往与青山(当然包括庐山)没有交往,那它就会在你的面前表现出一副高傲的样子,很难让你感到亲切。所以要想真正认识庐山,就必须及早与它交朋友。这里值得辨析的是“他年”这个词。“他年”在不同的语境下,既可作以往、过去讲,也可以作以后、将来讲。这里用后者来解释为佳。因为在《初入庐山》其二中,苏轼云:“自昔怀清赏,神游杳霭间。如今不是梦,真个在庐山。”大意是说,我早就有赏游庐山的雅兴,经常在梦中神游于云雾缭绕的山中,现在不再是梦想了,我真的来到了庐山。而在“其一”中苏轼仍感叹,庐山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“偃蹇不相亲”的样子,显然是感慨我过去没能和它及早真正地交往,而只得寄希望于将来,再和它结谊了。

  显然,这首诗和《题西林壁》的主旨正好相反,它强调的不再是超脱其外,而是深入其中,而且这种深入不能是走马观花,而是要成年累月地去了解它,陪伴它,长期地做它的老朋友才成。相反,你如果没有这种平素的积累,它就永远不会和你亲近。换言之,《题西林壁》告诫我们,要想了解某一事物中不同部分有什么差异,就不能只站在其中的某一部分之内去观察,就如你想看到庐山的横与侧、远与近、高与低有什么不同,就只能跳出它们各自的方位,选择另外的角度去观察,这样才能达到比较的效果。反之,你要想了解某一事物内部的具体状况、细节,你就要像《初入庐山》所说的那样,必须老老实实亲近它。这短短的20个字,又从另外一个角度揭示了认识事物的要领。这就是这两首诗为我们揭示的不同道理和境界。而这两种境界恰恰完整地构成认识事物的辩证关系,而这种深刻的辩证法又是由两首共48字的小诗阐示的,既深刻全面,又生动活泼,堪称辩证的艺术,艺术的辩证,二诗合读,美尽在其中矣,辩证法亦尽在其中矣。这才是苏轼的伟大、高明之处。

  由此我们可以生出更多的智慧。比如,在处理事务时,我们要兼顾两种思路:不能钻牛角尖,只陷在局部的环节中不能自拔,从而导致“当局者迷”,而要有高屋建瓴、统揽全局的胸怀;应该扎扎实实地紧密接触,潜心调查,甚至要不惮事必躬亲,这样才能得到最完善的结果。再如,我们还可以从中引发出更深刻的美学见解:《题西林壁》启示我们,距离产生美,只有有距离,才有陌生感,有了陌生感,才有神秘感,也才能引发你探究的冲动,就像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一样。而《初入庐山》其一则启示我们,亲切也能产生美,只有消除隔阂,亲密无间,我们才能逐渐触及真相,接近崇高,体验真爱,就像亲人们能“审容膝之易安”而“悦亲戚之情话”一样。我想这种对美的辩证感受,即使是专业的美学大师也很难用清晰的语言表达出来吧。

  也许有人会质疑我过度阐释,拔高了苏轼的思想。不然。我们可以苏轼的《送参寥诗》作为佐证。此诗前半首提出一系列令人不解的现象:那些一味讲“苦空”的上人,为什么有时诗却作得如此“蔚炳清警”呢?难道只能归于他们善变吗?苏轼不以为然,他说:“细思乃不然,真巧非幻影。欲令诗语妙,无厌空且静。静故了群动,空故纳万境。阅世走人间,观身卧云岭。咸酸杂众好,中有至味永。诗法不相妨,此语当更请。”苏轼在这里除了将佛法中的“空静观”引入诗论,又再次提出了“超脱”与“深入”的辩证关系,并认为这是实践空静观的最好途径。所谓“阅世走人间”,即深入到实际生活中去也;所谓“观身卧云岭”,即超脱世俗的纷扰,以高于世俗的境界修身养性也。这样既能体验出“咸酸”的具体之美,又能体味出抽象于“具味”之外的“至味”,这不与《初入庐山》其一与《题西林壁》二诗的宗旨完全一致吗?而且这次是更巧妙地将它们融于一首之中。因此,称苏轼为美学乃至哲学的辩证法大师,决非虚誉吧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