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殷曲的博客

登高声远,不藉秋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时间·装修工  

2010-10-29 20:09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李开周

王家卫用镜头讲述旧上海,丝质的旗袍,飞沫的红酒,明暗的光影,落寞的男女,还有永远旋转着的老式唱机……仿佛人世间一切高雅的浓缩品都在上海云集了。但真回到旧上海,就会发现黄浦江上来来往往的垃圾船,江面浊黄,两岸气味难闻。艺术家用工笔讲述苏州城,小桥流水,仕女团扇,让见惯塞北风沙的人纷纷脚板儿发痒,总想去旅游一回。事实上,小街和深巷,时常凌乱不堪。

时间,跟王家卫的镜头,或者艺术家的画布,是一样的,遮住了历史的真相,只给人们留下一堆如诗如画的神话传说。于是,人就被时间牵了鼻子,在喧嚣的现代,想象着古代一尘不染的庭院,然后,一再地梦回唐朝,或者梦回宋朝。

古代的庭院并非一尘不染。比如说唐朝,当时首屈一指的长安城,150米宽的朱雀大街,不是水泥路面,也没有想象中砌好的青石板,无风起尘,有风起沙尘暴,一下雨,全是渍泥。留心《唐会典》,就能发现唐朝有雨天放假的规定,这是因为雨天走不成路,只好让公务员们在家闲待着。

宋朝也没那么好。《清明上河图》上只画繁华似锦的闹市,不画闹市里俯拾皆是的牛粪。当年的汴梁城没有汽车,所谓车水马龙,指的是众多的牛车和少量的驴车,还有让牛和驴搭伙计的太平车。牛和驴排下自己的生活垃圾,却要人来收拾,而《宋会典》写道,汴梁城中并没有专职的清洁工,市民们又不大听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,所以地面有多脏那是显而易见的。

至于明朝,根据明朝文人谢肇浙的记载,那时的北京城就像现在的都市村庄,“既逼窄无余地,市上又多粪秽,五方之人繁嚣杂处。”垃圾遍地,自然蚊蝇猖獗,冬天还好,一到夏天就“几不聊生”。排水系统也不好,“稍霖雨即有浸灌之患。”这样的条件,使得明朝总是爆发瘟疫,就像同时代的欧洲一样。

不让人们看到历史的真相,这都怪时间。孔子说,逝者如斯夫,时间就像滔滔而去的流水。滔滔而去的流水总是冲刷掉不宜入梦的细节,15世纪的欧洲人画14世纪的威尼斯,画布上还留着真实:杂乱的社区,乱窜的猪崽子,绞刑架上一直没人取走而风干的尸体。到16世纪,再画14世纪的威尼斯,已经没了猪崽子,也没了尸体,才100年时间冲刷过去,曾经的猪圈就被装修成了皇宫。对这些欧洲人来说,时间是个不用付工钱的装修工,它很快就能把肮脏的历史弄得焕然一新。

对中国人来说也一样,再100年时间冲刷过去,现在喧嚣的庭院也会寂静下来,从肮脏纷乱变得适宜居住,从当今的现实变成后人的神话。事实上,与其说是时间装修了历史,倒不如说是人们希望历史被时间装修,这会使软弱无力的人类,总有个做梦的地方,即便那地方藏在过去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以上均选自《河北日报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