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殷曲的博客

登高声远,不藉秋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花事,那些村庄的语言(散文诗)  

2011-05-01 17:55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油菜花,生命的方言

  

  我对土地的敬畏,源于故乡,源于油菜花。

  阳春三月,我回到故乡,眼前的景致使我感动:山脚下、村落旁、田野间,大片大片,吐着金币光泽的,全是油菜花。一垄一垄的,漫山遍野,油菜花倾诉着季节的色彩,倾诉着生命的尊严。那种暖暖的、气势不凡的叙述,是原生态的抒情;那种幽幽的、令人陶醉的烂漫,是最淋漓尽致的释放。土地的深奥,在生生不息,在默默无言。

  油菜花是春天的方言。我被花的语言包围。油菜花的芳香,是这个季节特有的语调,淡淡的,平易、亲切。

  有村庄的地方,就有田野;有田野的地方,就有油菜花。开在田野里的油菜花,在泱泱的阳光里,片片金黄,一望无际,所有的树木、农家,乃至整个村庄,此刻都是油菜花的细节。“儿童急走追黄蝶,飞入菜花无处寻。”油菜花间有许多的童年记忆。砖瓦不语,廊檐无声,他们在聆听花开盈盈的笑容?

  油菜花是村庄的方言。油菜花没有诡异的语句,所有的花蕊,清一色的细碎、家长里短,清一色朴实的民谣。

  油菜花的生命是大气的。她绝非小家碧玉,自古不进花圃,从来不上厅堂,这是她的个性。她生在野外长在天地间,集日月之精华,荟阴阳之性灵,亭亭玉立,风华绝代。这是她的气质。纵目远眺,群山如黛,田野广袤,油菜花开处,静美一片。

  蜂飞蝶舞,嗡嗡作响。微风阵阵,花朵乱绽。此时此刻,天地间仿佛只剩我一人,一切都是那么安静,那么闲逸。千言万语,尽在那片淡黄色的小花中。久居喧嚣的大都市,油菜花是一种心灵的安顿,是一种来生都要忆及的乡音。

  油菜花是生命的方言。花开花落,她总是尽展生命的真谛;云卷云舒,她总是矗立千年前与千年后的芬芳。她的语言,在风中,在雨中,在生命的暗示。

  梨花,记忆的哲学

  

  梨花,是枝头上的短语。开春时,点点滴滴,都是回忆。

  突如一夜春风来。梨花的心,动了。大片大片的,在我离开故乡的前夜,把村庄的心事开在枝头,含着雨水。“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。”这村庄,这院落,伴我二十载。二十载故事,二十载情愫,柳絮是它的诠释,梨花是它的精神。青藤古宅,细雨敲窗。月朦胧,山朦胧,一树梨花细雨中。

  多少年来,梨花都是梦里薄薄的背影,盈盈的笑语,浓浓的乡愁。岁月如水,总是从梨花的枝头滴落。在生命短暂的花期中,多少故事,都像一朵梨花一样轮回;多少记忆,像一朵梨花一样,守住生命最初的白。

  今春回到故乡,梨花又开了。又见梨花开,是村庄隆重的仪式,也是节气盛情的邀约。伫立梨花林中,感觉到的,是一种生命的姿态,一种记忆的呢喃。

  梨花,是我留在乡村的一位绝世美人。“玉容寂寞泪阑干,梨花一枝春带雨”,梨花的仪容总是那样冷峭动人,似怜,似爱,似痴;“萋萋芳草忆王孙,雨打梨花深闭门。”梨花的孤独,梨花的怨诉,雨是思念,香是魂,“柳色黄金嫩,梨花白雪香。”梨花在诗里,落下斑斑花雨,却香泽了整个村庄……

  “砌下梨花一堆雪,明年谁此凭栏干?”梨树是祖父手植的,一树一树,开满思念,开满亲情,开满四季,开满轮回。梨花天姿灵秀,意气高洁。梨花万蕊参差,不与群芳同列。在我的意念中,梨花是存于尘世,却又是超然脱俗的经典。

  这是梨花的语境,也是梨花的哲学。

  桃花,岁月的歌谣

  

  桃花,是春天的典故,是爱的歌谣。

  三月。没有桃花的村庄,是寂寥的;没有桃花的江南,是苍白的。春梦一觉了无痕,醒来后,我来到屋后散步,与桃花不期而遇。一树桃花,开得灼灼娇艳,楚楚动人。我还以为春天早着呢,不意她飘然而至了。岁月总在不经意间悄悄地来,又悄悄地走。这棵桃树是我读小学时种的,每年花开时节,我总在树下做作业。回想起来,那时种的不是桃树,是诗意。

  一朵桃花,是一朵心事。一树桃花,是一树格调。

  我曾想亲吻一朵桃花,让春天留下一个感动;也曾想摘一枝娇艳的桃花,让她妩媚一段美丽人生。与桃花朝夕相处的那些日子,我却从不敢触及她的身枝。对桃花的尊重,是我童年和少年的传奇。但我与桃花的距离,是从左眼到右眼的亲缘。只需静静凝眸,我能看透她粉嫩的眸子流出无边的诱惑;只需默默倾听,我能听到她如兰的呼吸,领悟她粉红的细语。

  花开花落皆是缘,这是桃花的定义。桃花盛开的时光,总是生命中最美妙的时节。等你转过身去,错过花期,错过当初的约定,你就知道桃花的艳丽不是色彩,而是天意。桃花的前生或是纯真少年,是三月窗棂旁淑女的姿态,后世则是风烛残年、黛玉葬在香丘的叹息。守望一树桃花,以情人的眼睛穿越这朦胧的雨季,是一个春的故事,也是一个心灵的周期。

  品味桃花,是一种文化。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《诗经》对桃花的定格,绵延了爱的芳菲;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崔护对桃花意象的传承,是一种爱的格调。一个绝色的女子,在诗里鲜活了千年,袅袅娜娜,香气袭人。这是桃花的诗经,这是桃花的庄园。总有一些意象,如构思了千年的故事,以一种灵动的姿势,在这片桃花中忽隐忽现。千年的风,千年的雨,在这千年的土地上,激荡千种风情,成就了一曲千年的歌谣。

  聆听桃花,你能辨别爱的方向。

  深入桃花,你能在岁月的掌纹上,留下一曲绝色的歌谣……




引文来源  花事,那些村庄的语言(散文诗) -- 江湖大话 -- 中国江西网 -- 江西省重点新闻网站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