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殷曲的博客

登高声远,不藉秋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错过一首诗  

2013-03-09 15:24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王清铭


到苏州,寒山寺肯定是要去的。月落乌啼,夜半钟声,张继的“不朽的失眠”,总让到过或未到过苏州的人牵挂。可以这么说,苏州在外地人的眼中,是生活在一首诗中的。这首诗,就是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。苏州,因为这首诗,在游人的心中有了恒久的诗意。从未到过这么一个地方,它被浓缩在一首诗中,具象成一个寺、一座桥。寺,就是夜半钟声的寒山寺;桥,就是江枫、渔火和愁眠的枫桥。

2007年炎夏去苏州,行程匆匆,当时住的地方就在虎丘路某个旅馆,距离寒山寺不远。我们乘车经过的时候,还能隐约看见虎丘塔和寒山寺的普明塔,但不由自主的行程却让我与寒山寺和枫桥失之交臂。寒山寺的钟声曾经一记一记都撞击在张继的心坎上,疲惫的我在旅馆里一夜无梦,根本就不去想:那钟自己到底是痛还是不痛呢。寒山寺的钟声能否传到我所在的旅馆,睡眠中的我不知道;可以肯定的是,枫桥那边即使现在还有渔火,也找不到我的愁眠。生活逐渐远离诗意的栖居,愁眠的事似乎越来越多,但我不会为一首诗失眠,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?

落第后的张继是不幸的,但他也是幸运的,这么多年这条江都属于他。江水接纳了他忧伤的泪水,也永久镌刻下他忧伤孤独的身影,这身影,过去了的许多流水都无法淘洗去。在某一盏失眠的渔火对视的时候,他轻轻地吟哦出一首歌,却让许多后来的人荡气回肠。

多年以前,我曾试图用诗歌来诠释《枫桥夜泊》的意境,那时只是想象而已。我没有到过枫桥,并不能真正体验桥下的水和张继的漂泊思绪。等我真正靠近枫桥,却不能走过。杜牧《怀吴中冯秀才》写道:“惟有别时因不忘,暮烟疏雨过枫桥。”我没有离别,苏州的天空是晴朗的,我到达苏州时刚好也是黄昏,枫桥上大概有朦胧的烟雾吧,只是我没有走过。头脑中偶尔闪过一些词句,是台湾女作家张晓风写张继的:“月亮西斜了,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。有鸟啼,粗嘎嘶哑,是乌鸦,那月亮被它一声声叫得更暗淡了。”能有一只乌鸦在内心的某个角落,把月亮和心情都叫得暗淡,这也许就是一种久违的诗意。2007年的炎夏,布满我视野的只有五彩的灯光和灯光下更浓的阴影。

江岸上,想已霜结千草。夜空里,星子亦如清霜,一粒粒零绝凄绝。这是张晓风想象中张继的夜晚。我与张继在同一片天空下,时光却穿越了一千多年,我连这样的想象也很难靠近。我的怅惘也是在一年后的今夜才如水波一样泛起。那天早上,大巴很早就把行程匆匆的我们载走,我曾经离那首诗那么近,但没有蓦然回首,甚至来不及挥手,那首诗就落在我身后的风尘中。苏州的道路很平坦,找不到唐诗的平平仄仄,偶尔走神到唐朝的心情在现代化的速度中来不及押韵。

枫桥在南宋诗人范成大的诗中是管别离的:“送人南北管离愁。”我没有到过的枫桥现在大概也有离愁,只是它不属于我,我只是匆匆过客,连一个照面都不打。我乘坐在现代的汽车上,掠过高楼大厦,没有想起同张继告别。迎面而来的车流撞弯我的视线,我有点游离的目光落在一辆对面的车上,车身有油漆的几个大字——“人诗意地栖居……”

不是荷尔德林的,是某家具公司作的广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