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殷曲的博客

登高声远,不藉秋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乡村素描  

2013-06-25 21:01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盏煤油灯

那盏破旧的煤油灯,依旧在乡村的黄昏摇曳。

是啊,在乡村,孩子们一般都会做煤油灯。

找个废旧的墨水瓶儿,用罐头的铁皮盖子剪一块下来卷作灯芯,再穿上绵线做成灯捻,加上些许煤油,一盏煤油灯就做成了。

到晚上,夜色暗淡下去,一盏煤油灯立于桌子的中央,我则趴在桌子的一端,在昏黄闪烁的灯光下看书写字;母亲则在一旁纳鞋底,一针一线,母亲总是陪着我,一直等到我把作业写完。在那盏墨水瓶的煤油灯下,我写下了多少个方方正正的中国字,写下了多少童年的辛酸与梦想。一盏煤油灯伴我走过了我的整个童年。

而今,那每一个在煤油灯下闪烁的日子还历历在目。

而对于现代的城市人来说,煤油灯只是一个过去的物件,只是某个电影里的镜头,或者在某部乡村题材的文学作品里出现过。煤油灯已经成为过去的那些艰苦岁月的代名词。

但是,这一盏墨水瓶煤油灯却是我童年不可或缺的记忆。

它被定格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偏远落后的山村,它燎原着一个特定时代里中国乡村的缩影。

河边的磨坊

在故乡的河边,河水泛起墨绿,磨坊就是在黄昏时分一件水墨的素描。

它是在黄昏时分出现在一个乡村孩子的视野里的。在浅浅的河滩上,那个乡村的少年,跑过洁白的草垛和昏黄暮色,就是为了看一眼那河边的磨坊。

在一个孩子的世界里,他们关心的不是磨坊在遥远年代里的故事,比如:一个女人和磨坊的故事。他们关心的是石磨里磨出的东西,会不会磨出妖魔鬼怪。因此,磨坊,在遥远的年代就具有了魔力。

磨坊是古老的,石磨里磨出的是遥远乡村的故事。那些收获谷物通过磨眼流入磨膛,均匀地分布在四周,被磨成粉末,从夹缝中流到磨盘上。如果先在磨眼里加入清清的河水,磨出的就是白白的酱汁,顺着磨盘流到木桶里,像一条细小的河流,随着石磨的旋转,翻动那些乡村原始的记忆。

而现在,河边的磨坊已经废弃了。那泛滥的河水有时会带走一切,曾经守在磨坊里的老人也走向了时光深处。

那泛着青斑的磨坊,仍然飘荡着谷物散发的香气,只是浅浅的河滩上,再也没有那个守望的少年。

唢呐声声

你一定见过唢呐,如果没有,那一定听过唢呐的嘹亮声响。

唢呐是流传在民间的一段粗犷雄浑的天籁。而在乡村,唢呐声是悠远的,干净的。它从辽远的山梁上飞出来,从另一个偏远的村子传过来,里面总是夹带着乡里人的喜悦与笑声。

每逢乡村的婚娶,唢呐就是最喜庆的乐器。娶亲的队伍在乡村的小路上行走,人们抬着娶亲的沉重聘礼,在一声声唢呐的吹奏中,荡漾着新郎激动的心情和娶亲的急切。此时的唢呐声在乡村的田野飘荡,沉寂的乡村变得更有了精神。当然,在丧宴里的唢呐声,像哭,里面盛装着亲人前世积聚的泪水。它直接抵达人们的心灵深处,听的人柔软的心被吹得悲天怜人。

听乡村的唢呐,总让人想起“喇叭,唢哪,曲儿小,腔儿大”的文字,当然也就有了“吹翻了这家,吹翻了那家”的感慨。唢呐声声,吹到了庄稼人的心坎上。它嘹亮、豪放、粗犷、无拘无束。

在庄稼收获的季节,农人的屋前挂着玉米棒子,在大豆高粱的农家院子里,一声声唢呐,吹动了多少庄稼人睡梦里的磕磕绊绊。它包裹着收获的喜悦,劳动的汗水,以及庄稼散发的浓香。

唢呐声在乡村奔跑。听一声来自民间淳正的唢呐,让人有了平凡与朴素的力量,更有了一个乡里人贴近生活本质的纯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